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資訊 > 魯迅的收藏與藝術審美:與中國新美術的淵源

魯迅的收藏與藝術審美:與中國新美術的淵源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7-25 瀏覽次數:0
e代刷 http://www.edaishua.com

  魯迅先生熱愛藝術眾所周知,他的收藏中就有不少碑帖、漢畫、箋紙、木刻與畫片。

  由上海魯迅紀念館集體編寫的《華痕碎影——上海魯迅紀念館藏魯迅先生手跡、藏品擷珍》近日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輯錄、該書精選魯迅紀念館收藏的版畫、明信片、藏書、箋紙,以及魯迅先生的手稿、題詩等墨跡,分門別類,各取其式,萃于一函,共分五函。從魯迅藏品、手稿中既可以了解魯迅先生,也可以見出他的收藏與藝術眼光。

李樺,《細雨》

  上海魯迅紀念館藏有許多中國第一代新興木刻家的版畫作品,數量達1800余件之多,高居國內各收藏機構之首;這些作品都來源于魯迅的收藏,由許廣平捐贈。魯迅倡導的新興木刻運動,是借鑒西方木刻技藝,同時適合中國審美特色的現實主義藝術活動,“當革命時,版畫之用最廣,雖積匆忙,頃刻能辦。”魯迅自謙不懂木刻,實精于鑒賞,許多木刻青年每有新作都寄贈請益,經魯迅指導或推薦發表,我國新興版畫即由萌芽狀態而發展成為美術上的重要分支。魯迅也一直珍藏著青年木刻家的潛心之作。

張望,《出路》

  這些經過時間沉淀的作品,見證了中國新興木刻乃至中國革命新美術的歷程,也見證了魯迅與中國新美術的淵源。:與中國新美術的淵源

  《明信片》,以“畫片”為載體,了解藝術之風

  R.R。弗侖茨,《1917年十月之夜在斯莫爾尼宮旁》,蘇聯革命博物館發行,俄羅斯國家造幣廠1929年印制

  明信片又被魯迅稱為“畫片”,不過,魯迅說的“畫片”并不單指明信片,也指明信片形式的單片繪畫印刷品。當時的現代化機器印刷水準、紙媒傳播自然不如今日,畫冊(尤其彩色畫頁)印制成本高昂,因而小巧便捷的明信片、畫片倒不失為欣賞名作、收藏信息的載體,以致有專門的明信片藏家出現。

日本明信片

  魯迅藏品中的明信片大多是朋友所送、代買。從使用情況看,分為實寄片和空白片兩類。其中空白片全部為美術明信片,畫面內容主要為歐洲古典木刻、繪畫及蘇聯繪畫、《勇敢的約翰》插圖、日本雕塑、《元慶的畫》和其他散片。本冊從上海魯迅紀念館所藏明信片中選取了50張,并對畫面作品及作者、出版印刷等信息作了介紹。

十八世紀波斯細密畫《春》明信片十八世紀波斯細密畫《春》明信片局部十八世紀波斯細密畫《舞女》明信片

  《藏書》:見證中國文字改革

  魯迅酷愛書籍,他自1927年10月起定居上海,當時上海是全國的出版中心,而與魯迅關系密切的內山書店又是規模較大的書刊經營機構,這樣使得魯迅搜購書籍視野廣大,藏書也日益豐富,他甚至專門在距寓所較近的溧陽路租用一個房間作為藏書室。

  建國后,許廣平鑒于江南氣候潮濕,不利于圖書保存,乃將魯迅的絕大部分藏書都運到了北京,現藏于北京魯迅博物館。上海魯迅紀念館所存的魯迅藏書有50多種,可分為中文書籍、外文書籍和辭典三類。辭典類是許廣平經選擇后特意留在上海的,她在《魯迅手跡和藏書的經過》中說到:“……因陳列案頭,經常為魯迅日夕摩挲必不可缺的參考書,故仍留原處。”既是一種紀念,也便于魯迅事跡宣傳、陳列之需。

《狂人日記》拉丁新文字版,魯迅著,陳梅譯;上海新文字書店1936年6月版

  中文書籍中比較有意思的是這本“新文字”版《狂人日記》,1936年由上海新文字書店出版。所謂新文字是當時中國文字改革的產物,分方法是拉丁化,即將漢字讀音用拉丁字母來表示,但不標記聲調,只要掌握字母發音,即可讀出文字,感知內容。該書封面便全部使用新文字拼音,最上面是SinWenzCunshu,即“新文字叢書”;其下是WangXianbianzi,即“王弦編輯”,王弦是新文字書店的編輯;正中是書名——Igofungzdirhgi,即“一個瘋子的日記”;書名下面的括號里,寫的是duanpiansiaoshuo,即“短篇小說”。這本《狂人日記》,序和正文都用新文字寫成,好比現在的漢語拼音讀本,成為漢字拉丁化運動的見證,也是魯迅作品特殊的版本。

《狂人日記》拉丁新文字版封底

  《箋紙》:以遠見卓識,搶救保護傳統箋紙

  箋紙就是信紙,是傳統的文人書寫用品,上面往往以多色分版木刻技法繪刻、套印了諸多雅致的圖案,今天稱為“木刻水印”,是國家級“非遺”。魯迅喜愛中國傳統箋紙,上世紀30年代他與鄭振鐸合編了一部《北平箋譜》,收錄木刻套印彩箋三百余幅,以其遠見卓識,搶救保護了這批藝術珍寶。在上海魯迅紀念館的藏品中,有一批魯迅遺存的箋紙,雖較為零散,卻也反映了魯迅與箋紙的深厚情緣。

張兆祥花卉箋

  這批箋紙,以上海九華堂出品為多,題材也很豐富,包括山水、蟲鳥、花果、佛道人物等,有些明顯是成套出品,且有不少文人詩畫箋,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魯迅曾用心搜集九華堂箋紙,遺留的兩盒箋紙多為海派知名畫家所作,無論詩、畫、印章,皆值得玩味。

  魯迅遺存的箋紙中,還有7種印有“朵云箋”,計花卉5種,花鳥2種,印工十分精美,應為上海朵云軒箋紙。

木版水印箋紙

  朵云軒由孫吉甫創設于光緒二十六年(1900),鼎盛之時,有“書畫之家”、“江南藝苑”的美名。張愛玲的小說《金鎖記》開頭有一段描寫:“年輕的人想著30年前的月亮該是銅錢大的一個紅黃的濕暈,像朵云軒信箋上落了一滴淚珠,陳舊而迷糊。”朵云軒手工印制的信箋和扇面深受上海文人雅士的喜愛。魯迅當初特意搜求過上海箋紙擬編集成冊,那么朵云軒箋紙照理是不會遺漏的。

木版水印箋紙

  《書法》:源于帖而出于碑,書寫無一草率

  作為一代文化巨擘,魯迅留下的墨寶非常豐富。魯迅所書寫基本是毛筆字,大多時間用的是那種“紹興卜鶴汀雙料金不換”兼豪小楷筆。

  就形式來說,魯迅遺跡第一類是書稿,第二類是題字、書贈友人詩詞等大尺幅墨跡,或許這才是世俗意義上的書法作品。第三類是日記與書信。

魯迅書稿

  就規模而言,已經出版的魯迅手跡圖錄尚稱可觀,并且涵蓋其主要創作時代;魯迅享年未長,其書法面貌雖然前后略有不同,但遺存墨寶以中后期為主,基本保持在穩定的狀態,風格比較清晰完整,他本人并不刻意保留自己的墨跡,但書寫時素來認真細致,無一草率。

魯迅《為了忘卻的紀念》手稿

  魯迅行書取法自然,筆力雄沉,源于帖而出于碑,略帶隸書意趣,簡淡古雅,筆墨遒潤,線條氣韻內涵,章法蕭疏自然。

  總體來說,魯迅的手跡,以書法藝術的角度去鑒賞,完全相合于他在文學、思想等方面的杰出貢獻和崇高地位。

魯迅手札《華痕碎影——上海魯迅紀念館藏魯迅先生手跡、藏品擷珍》書影

  注:《華痕碎影》分為五部分:第一部分:《華痕碎影》之《版畫》篇,樂融選編并撰文;第二部分:《華痕碎影》之《明信片》,李浩選編、撰文;第三部分:《華痕碎影》之《藏書》篇,施曉燕選編、撰文;第四部分:《華痕碎影》之《箋紙》篇,喬麗華選編、撰文;第五部分:《華痕碎影》之《書法》篇,顧音海選編及撰文。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