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國際動態 > #MeToo運動意想不到的后果:男主管與女員工的兩難

#MeToo運動意想不到的后果:男主管與女員工的兩難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18 瀏覽次數:0
江蘇頭條http://www.jshuning.com   黑龍江信息技術公司資訊網http://www.cnhige.com
#MeToo運動風潮興起,帶領全球反思性侵害及性騷擾議題。但是美國最新調查顯示,企業中男性主管因為“避嫌”而不與女性下屬互動,避免與女性下屬單獨開會或出差,恐會導致女性員工失去在企業向資深主管學習的空間,失去升遷的機會。這是否#MeToo運動風潮意想不到的結果,已經引起討論。

由臉書營運長謝莉爾·桑德柏格(Sheryl Sangberg)所創辦的“LeanIn”(向前一步)組織,與民調機構“Survey Monkey”合作統計結果顯示在美國,60%的男主管為求避嫌,“不敢與女員工單獨見面”或“一對一地開會或出差”,甚至不敢與女員工單獨到餐館吃工作餐。

#Metoo兩難
該研究說,三分之二的男性經理人表示,如今工作須與女同事進行一對一合作時,會感到不自在。

LeanIn代表湯馬斯(Rachel Thomas)說,這顯示在女人獲得贊助、指導和平等機會如此重要之際,“我們卻走上了錯誤之方向。”

該統計還顯示美國企業文化中的“性別隔離”趨勢:

資深男員工較喜歡與年輕男同事見面比喜歡與年輕女同事見面的高約12倍;
資深男員工愿意與男性同事出席社交晚宴的,比愿與女同事出席的多6倍;
資深男員工選擇與男同事一同外出工干,比愿與女同事同行的多出9倍。
中國#metoo蔓延 揭權力規則下隱蔽性侵
好萊塢電影大亨韋恩斯坦性侵案“將以4400萬美元和解”
林奕含離世一周年 “房思琪們”改變了世界嗎?
香港女跨欄明星呂麗瑤自曝曾遭教練性侵
桑德柏格解釋,如此一來女員工失去了在企業向主管學習,出席重要的會議或社交應酬,甚至升遷的空間,特別是弱勢族裔的女員工,成為弱勢中的弱勢。她強調,女性在職場因此有被邊緣化的危機,男女薪資差距擴大,后果就是企業仍然會讓男性文化主導;女性因此錯過獲得指導和與人建立專業關系的機會,而這些機會本來有助她們升遷。

LeanIn因此發起“指導我”(#MentorMe) 運動:男主管和女員工應能一起出差,開會、出差和出去用餐。兩人去吃晚飯只要在公眾場合就沒有問題。

“公司中,如果男主管全面避免與女員工接觸,職場會變得很糟糕,企業文化會更男性化。而我們需要更多女性領導,需要更多非白人領導,也希望更多同志(LGBT)擔任領導人—不性騷擾同事只是基本工作。”桑德伯格表示。
許多網民回應桑德伯格批評#MeToo運動,他們認為#MeToo已經成為“獵巫行動”。一男性網友批評#MeToo運動讓辦公室“草木皆兵”,男性只要“一個奇怪的眼神都有可能惹上麻煩”。有男性網友回應桑德伯格說法,表示這是#MeToo運動付出的代價“種瓜得瓜”。

但也有網民說從#MeToo到公司由男性文化主導,都是社會應該反省的沙文主義問題,不能“倒果為因”反過來批評#MeToo。一網民說他從公司退休不久,指導過五位女性,包含各種族群,他認為重點就是要好好注意不該于夸越的界線,那么就沒有問題。

研究性別民主化的香港教育大學助理教授郭勤(Diana Kwok)告訴BBC中文,#MeToo運動在文化上帶來很重要的改變,令人敬佩。但她觀察到,#MeToo的重點應該是在于反省“權力”不平等帶給人的壓迫,而非僅止于男女兩性間之沖突。

郭勤解釋,她在香港的研究中有一些身心特殊需求的民眾,他們當中有一些會有社交或語言障礙,一般不被大眾理解,在日常社交生活上有可能被視為“不妥”,讓前者的家長擔心小孩被指控性騷擾。但郭勤的研究發現,這些民眾其實沒有想要壓迫或侵犯他人的意圖,而是因為社交困難而缺乏社交與性教育訓練,表達方式易令人誤解。

中國體制內權力差造成的壓迫更大,被害者甚至連申訴的意愿都沒有
郭勤強調,#MeToo運動后續如果一直追究于男女兩性間的矛盾是搞錯了方向—“因為#MeToo的核心是關系中權力的壓迫,不分男女,過于討論男女間的沖突,可能會排擠其他“邊緣中的邊緣。” 她說。

北京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于華之前評論中國校園性侵害事件時稱,要區分“權力”與“權利”的關系。權力通常指公權力,是向外實施的,權利通常指個人權利,用以抵御外部力量。郭于華在《金融時報》分析現實世界中權力時常不能保護權利,反而是侵犯和剝奪權利的霸主。中國社會中“權力通吃”的規則導致性侵害泛濫。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