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社會新聞 > 大勢已去,恒大如何立足汽車市場

大勢已去,恒大如何立足汽車市場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18 瀏覽次數:0
經濟類論文 http://www.zjdata.net/list/lw/pssi/

  業內人士都饒有興趣地觀看,恒大在新能源造車業務上投資節奏越來越快。6月15日,恒大集團與沈陽市政府的簽約儀式在沈陽舉行。根據協議,恒大將投資1200億元,在沈陽建立“國家汽車產業中心”。簽約雙方沒有說明這筆資金的投資方式和期限。

  投資“回旋鏢”

  有人統計稱,今年恒大在新能源項目上的投資已達2800億元,當然是大手筆。而且,這些錢應該出自恒大自己的盤子(不管自有資金還是借貸)。這與創業企業每輪向多個投資人募資數十億元,有很大的不同。

  后者擁有N個金主爸爸,創始人團隊必須依賴雙層股權架構設計,以保證自己的話語權。導致的結果,就是IPO必須到允許如此架構的投資市場進行。而恒大的錢貌似不是問題,項目前景更重要。不過,恒大的投資額看著嚇人,只是長期投資的“承諾總和”,和當前投資數是兩碼事。前者取決于項目順利程度和恒大的戰略決心。

  此次協議,和幾個月以來的其他投資最大的不同在于,恒大第一次提出整車項目、輪轂電機、動力電池項目分別的落腳地點,產業鏈也第一次清晰起來。在一定程度上,此舉增添了恒大新能源項目的可信度。不過,外界仍然疑慮重重。

  技術資產拼合問題

  問題就在于,恒大的新能源業務一直存在整合問題。整個2018年和大半個2017年都被失敗的FF合作耽擱了。雙方和解的最大動力,是因為誰也耗不起。與FF分割后,僅僅過了15天,恒大就收購了蔣大龍此前控股的瑞典NEVS(國能電動汽車瑞典有限公司)的51%股份。

  有人嘲笑NEVS是古董車型,此說法有一定道理。顯然,NEVS并非許家印的最佳選擇,而作為備胎緊急上位。從時間線上看,與FF陷入僵局后,許就積極尋找替代合作方。“離婚”與“結婚”的雙軌談判,并行了至少4個月。

  1月15日與NEVS簽約后,恒大給出的時間表是首款電動汽車會在2019年6月進行全面投產。現在恒大拿地、鋪生產線的動作緊鑼密鼓,但6月投產已然無望。估計恒大方面,很快將給出新的承諾。

  為了彌補NEVS車型的研發短板,恒大不斷出手,收購了動力電池公司和輪轂電機公司。但如何將買來的技術資產拼合到一起,還要看NEVS團隊與FF國內團隊(已劃歸恒大健康)的本事。

  買地轉型

  在沈陽項目之前的4月12日,恒大以8.47億元底價,拿到廣州南沙85.8萬平方米的地塊,平均每平米只有不足1000元,用途是工業和研發。和沈陽一樣,此舉得到了廣州政府的大力支持。

  4月17日,天津國能在天津濱海拿下一塊面積為13.03萬平方米的住宅、商服用地,同樣是底價成交(3.649億元),折合樓面價2800元\/平方米。

  在此之前,恒大在2018年購買土地105塊,土地儲備原值4962億元;而2017年則購226塊,土地原值5336億元。總價值跌幅不大。不過,2018年恒大已經將土地儲備和銷量冠軍的寶座同時讓出來,碧桂園奪魁、萬科居次。不過,恒大仍然享有土地總貨值第一(2.7萬億元)的稱號。貨值與原值的巨大落差,是恒大的現金寶庫,但必須開發賣掉才能兌現。值得玩味的是,去年股價縮水最多的恰是碧桂園,萬科緊隨其后。

  房地產強周期已經結束的觀點,在業內頗為流行。恒大的轉型步伐越邁越快,說明恒大管理層認同這一理論,并積極尋找資金的新蓄水池。

  同樣在今年4月份,許家印宣布,計劃未來十年在生命科學、航空航天、集成電路、量子科技、新能源、人工智能、機器人、現代科技農業等重點領域投資1000億元。其中新能源業務充當了投資排頭兵。

  有人認為,恒大喜歡賺快錢。試水的冰泉、糧油、奶粉業務都未能賺錢,恒大因此重新轉向長線投資。不過,其“搏短期”的想法,時有浮現。“6月量產,3-5年世界第一”,充滿著典型的許氏語言風格。在恒大足球崛起之前,他也是曾講過“1年重返中超,3年奪中超冠軍,5年奪亞冠冠軍”。后來恒大足球隊的成績兌現,不足以解除業內疑慮,因為新能源的投資無法用砸錢、會戰的方式來解決。而恒大的“限時完成”承諾,也被視為“浮躁”、“不按經濟規律辦事”。

NEVS“有多能打”?

  人們沒有信心的另一個原因在于NEVS。眾所周知,NEVS收購了薩博(SAAB)的9-3車型技術,以及尚未完成的“鳳凰平臺”。

  2013年,NEVS嘗試啟動9-3制造,但半年項目就終止,原因是與青島市投資談判破裂、資金鏈斷裂。2015年天津市濱海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投資12億元人民幣,收購NEVS30%股權,成為NEVS第二大股東。NEVS重新上路,并落戶天津。2017年,NEVS第9個拿到新能源生產資質。此舉被認為是天津市努力爭取的結果。

  而現在恒大投資并計劃發布的NEVS9-3EV車型,是一款基于2003年燃油車平臺改造、2011年完成設計原型、2017年完成三電升級的電動轎車。開發周期之長,過程之曲折,很難讓人樹立“慢工出細活”的信心。截至目前,NEVS尚未在技術上證明自己。

機會不再

待到恒大電動車開始售賣后,央地兩級補貼應該基本退光。前期的巨大固定資產投資,對恒大這樣的“人民幣玩家”來說不是問題。如今,處于“頭部”位置的新能源初創公司,都已完成量產交付,但跑得最快的,也尚未觸及特斯拉曾經經歷的“產能地獄”。特斯拉現在每天下線1000輛車,其中大部分是Model3。

  而傳統車企,大多已經在執行3年或者更長期的新能源車型計劃。他們計劃在2020年-2025年推出的電動車,很可能追及同時期新款燃油車的品種數。

  新能源業務變成紅海,只是時間問題。從根本上說,最終越過產能瓶頸的新能源初創公司,可能一只手就能數過來。如果恒大攜資金優勢入局,假定車型技術上沒有太大“坎坷”,其面臨的競爭對手很可能是轉型后的傳統車企。后者在組織大規模生產和現有生產線改造能力上,占據明顯優勢。恒大有把握的在規模上也處于劣勢。

  對于恒大而言,首款車型的“頭炮”至關重要。而對手們的強大程度與日俱增。也許到頭來,恒大會怨恨FF浪費掉的20個月。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