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國際動態 > 《蝕骨強寵總裁妻》顧南舒陸景琛全文閱讀TXT_

《蝕骨強寵總裁妻》顧南舒陸景琛全文閱讀TXT_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8-12-05 瀏覽次數:2660

關~注微~信~公~眾~號:幻神小說,回復書號:451即可閱讀全文

《蝕骨強寵總裁妻》小說主人公:顧南舒、陸景琛

《蝕骨強寵總裁妻》小說簡介:顧南舒知道,陸景琛睡過一個女人,且念念不忘,所以結婚六年,他都不曾碰過她分毫。可她不明白,他明明盼著她早點死,為什么當她意外車禍,生死一線的時候,他還要拽著她的手,狠聲質問:“八年前你費盡心機爬上我的床,又霸占了陸太太的位置整整六年,現在你不說一聲就拋夫棄子……顧南舒,你的心怎么可以這么狠?!”

蝕骨強寵總裁妻》精彩試讀

第24章她的心里只有我陸景琛一個人!
“陸太太去哪兒,不想知道這塊表的最終定價嗎?”陸景琛又點了一支煙,整個人都籠罩在薄暮輕裊之中。
顧南舒白了他一眼,只恨顧家遇難,不能現在同他離婚。
“南南,我也好奇呢,咱們的過去,究竟值多少錢。”
身后,傅盛元的聲音,溫潤如初。
“那塊表值多少錢,還不是陸總和傅總說了算么?我一個閑人,就不妨礙你們的雅興了。”
說罷,顧南舒決然轉身,出了三樓會場。
大概是酒店里太悶,又或者是她喝了酒的緣故,胸腔里翻江倒海,隨時要吐出來似的。
急匆匆沖到三樓的洗手間,顧南舒趴在洗手臺上,吐得稀里嘩啦,胃都要被掏空了,卻一點都止不住。
她打開水龍頭,不停地沖水,不停地清洗臉上那有些暈了的妝容……
仿佛將那些脂粉全部沖入了下水道,才能暫時卸下偽裝。
望著鏡子里陌生到連自己都快認不出的自己,她憋了一晚上的委屈,終于忍不住發泄了出來。
轉身的瞬間,顧南舒只覺得頭頂一片陰暗,整個人就籠罩在大片陰影之中。
陸景琛單手抄袋而立,點了支煙,面上是十年如一日的冷淡。
盯著顧南舒那雙紅通通的眼睛,他沒由來地一陣心煩,狠狠抽了一口煙,而后一轉頭就將滿口青灰色的煙霧全都吐在了顧南舒的臉上。
“咳..……咳咳!”顧南舒被那股熟悉的煙草味兒嗆得咳嗽不止,一瞬間就白了臉,怒目瞪向對方,“陸總腦子有病是不是?!這樣很好玩,很有意思嗎?!”
“有意思啊!”陸景琛兀自而立,裁剪得體的白襯衫被他解開了兩個扣子,露出胸前的肌理來,映著得他那張俊臉格外撩人,“不可一世的陸太太,居然也有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的時候,而且還正好被我這個不受寵的老公瞧見了,你說有沒有意思?”
不受寵的老公?
呵.…
顧南舒禁不住在心底冷嘲。
陸景琛自損的本領和他損人的本領,真是不相上下。
明明不受寵的是她這個陸太太,什么時候他這位陸先生也不受寵了?他要是不受寵,藍可可和時心眉會舔著臉倒貼,當她顧南舒是瞎的么?
“時大小姐還在會場等著你呢,她是想你把整個錦城都拍下來送給她。陸總,你一個人悄悄跑了,就不怕她跟你翻臉么?時廳長雖然算不上什么大官,但在錦城那也是只手遮天的。陸總,你就不怕煮熟的鴨子飛了?”
顧南舒隨手關掉了水龍頭,抬眸對上那雙栗色的瞳仁。
三樓的洗手間是開放式的,男女共用洗漱池,她倒是沒法兒敢他走了。
“不怕。”
手上的煙才抽了兩口,陸景琛蒼白的指節動了動,突然就掐滅了煙蒂,快步上前,一把握緊了顧南舒的手腕,將她抵在洗手臺上,禁錮在自己的懷里,“陸太太在乎的東西,心眉不一定在乎。心眉確實是小三,但她有一點做的比你陸太太好,至少……她的心里只有我陸景琛一個人!”

第25章你們之間的一切聯系就此斬斷!
“所以陸總在外頭彩旗飄飄,還指望陸太太呆在家里,給你守節?”顧南舒冷嘲,“這世上沒那么便宜的事。”
“顧南舒!”陸景琛大約是喝多了,身上的酒氣有些重。
顧南舒瞇著眼眸打量著他,扯嘴嘲諷出聲:“我知道你為什么放棄那塊表。”
陸景琛眉頭微蹙,栗色的瞳仁驟然緊縮,手上的力道又收緊了幾分,幾乎要掐進她的血肉里。
“為什么?”
他目光迷離,聲音低沉入骨。
“因為薄大小姐想要那塊表啊!陸總表面上寵著時家大小姐,實際上心里頭最放不下的還是薄大小姐吧。”顧南舒笑了,“別怪我沒提醒你,賭氣也要有個度,薄大小姐和傅盛元就快訂婚了,有些事情再解釋不清楚,你就沒機會了。”
有什么氣值得賭八年的?
顧南舒倒希望陸景琛可以和薄沁敞開心扉,她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也好放她自由。
死氣沉沉的陸家,她并不想再待下去,畢竟六年前為了救她,不顧生死的陸景琛已經變了。
“你很想我去找薄沁?”
陸景琛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身子貼得更近,酒氣拂在她的臉上,讓她心慌不已。
顧南舒不覺捏緊了手指。
有誰會希望自己的丈夫出去找別的女人?
她不過是不想和他再這么死耗下去了。
咬唇,抬眸。
顧南舒案然一笑:“想啊。比起藍可可、時心眉之流,輸在薄大小姐手上,我不會覺得很丟人。”
“呵。”陸景琛冷笑一聲,長臂一甩,直接將顧南舒甩在了洗手臺一旁的落地鏡上,扣緊她的雙臂,高舉過頭頂,貼著她的面,低啞著聲音反問,“你讓我去找薄沁,確定不是為了傅盛元么?!”
顧南舒心中咯瞪一跳,十指顫抖不已。
望著她煞白如紙的臉,陸景琛嘴角的笑意愈來愈甚,“怎么?被我說中了?!陸太太其實是想和我聯手,拆了他們這對金童玉女吧?!可惜了,我陸景琛偏就不喜歡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我不但不會去找薄沁,也不會讓你有任何機會接近傅盛元!”
顧南舒從來沒想過再回去找傅盛元。
傅盛元是她這輩子的噩夢,她躲都來不及呢,她又怎么可能像陸景琛說得那樣,費盡心機,想要拆了薄沁和傅盛元呢?
她微微張了張嘴,終究覺得自己辯不過對方,沒有說出口。
“實話告訴你,我不拍那塊手表,不是為了薄沁,只是為了物歸原主。陸太太和傅先生之間的唯一聯系,我希望就此一刀斬斷!”陸景琛赤紅著雙目,目光直直地瞪著顧南舒。
顧南舒不明白,他既然不喜歡她,為什么還要在乎一塊手表呢?
男人的自尊心在作崇嗎?
如果是,那就由他去吧。
反正那塊手表,留給她顧南舒的,只是一段痛入骨髓的記憶罷了,丟了也好。
“陸總愛怎么樣就怎么樣,犯得著跟我說這些么?”
顧南舒背倚著落地鏡而立,盡管身上的衣衫已經被對方蹭到凌亂不堪,她的臉上依舊是淡淡的淺笑,不喜不怒。
“顧南舒!你真是夠了!”
陸景琛恨極了她這樣的反應,莫名一陣心火竄上來,一拳狠狠朝著顧南舒身后的鏡面砸去,砸得碎片滿地,砸著滿手鮮血直流!

未完待續……


如果想看這本小說,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幻神小說,回復451,就可以在線全文閱讀這本小說了!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福建36选7开奖信息